N
N
N
N
N
N
N
我的購物車
N
N
推特

關於海灣

結盧在人境
  民國94年,薛大哥的第一間民宿在風光明媚的縱谷線上,門前有小河,後面有山坡。滿庭幽靜,花香處處,頗有結盧人境,採菊東籬,悠然南山的意境,一派與世無爭的田園景象,即便陶淵明再世,想必也無可挑剔。
  可奇怪的是,雖然景色人人都說美,服務大家都道讚,但仍會問上這麼一句:『有沒有能看到海的民宿?』隨著時間過去,問這句話的人越來越多,多到讓人無法忽視的程度。

海,不是理所當然的存在
 

 對於從小就在花蓮長大的薛大哥來說,海洋只是家的背景顏色
 如同土牆之於三合院,高樓大廈之於城市,
 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存在。
 有哪個住在台北市的人會對大樓多看一眼?更別說是讚嘆了。

在心中停留的風景
  每每和各地朋友聊天時,
  從他們口中聽見對海洋的熱愛,
  在他們眼裡看見對海洋的期待,
  那種熱情、憧憬和嚮往,
  讓薛大哥困惑極了,
  不由得也重新審視起那從不曾在眼中停留的風景。

熱情的心,暈開了視野
 

 漸漸的,一顆被朋友的熱情感動的心,暈開了新的視野,
 漸漸的,新的視野帶來了新的感動。
 用心看見的海,表情是勾魂的,姿態是優雅的,動作是魅惑的
 每一朵浪花,每一次拍岸,都彷彿在眼前無限停格,
 一徑任性的張揚著它的美麗。

於是.....
  於是,
  在朋友的情緒渲染下,在太平洋極盡風流的鼓動下.....
  海灣於焉成形。